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947 主動選拔

  何漣馬上就因為失血過多而單膝跪在了地上,她的臉色蒼白,顯得十分的虛弱,看到這一幕,吳依眼睛都紅了,恨不得替她承受這份痛苦,可是不管吳依有多么不甘,他都只能如之前那般看著事情發生、進展。
    何漣半跪在地面上后,她的臉上也充滿了絕望的神情,她十分不甘,就這樣死在這里,本來那血神選民不出現的話,她絕對能夠擊殺那光頭牧師,成為這次新人選拔的優勝者,獲得進入通天塔的權限的。
    那樣她就能成功進入通天塔之中,或許很快就能找到吳依的蹤跡,可就是因為血神選民,這一切都成空。
    何漣低頭喃喃自語般說道:“吳依,對不起,這回姐姐沒法與你重聚了,我應該要慶幸,天王抹掉了一切我離開之后的蹤跡,讓你無法找到這里,不知道我是這樣死的,你就當姐姐會好好的活在其他地方吧。”
    “希望你以后能永遠快樂,找到一個比姐姐還愛你的女人,一定要幸福的活下去,那樣姐姐就無憾了。”
    當何漣再次抬起頭時,吳依便看到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她似乎已經可以淡然的面對死亡了。
    這個笑容讓吳依雙眼模糊,他伸手摸向在場景回放之中的何漣,他緩緩的‘撫摸’著何漣的臉龐輕聲說道:“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我才能聽到姐姐你的‘告白’呢,那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一下天王的人!”
    吳依的話語何漣自然無法聽到,就在何漣閉目等死的時候,光頭牧師獰笑著走向何漣。準備將她吸成人干。
    就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天空之中卻是發生了異象生成,在被火山云籠罩的厚重云層中突然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猶如被巨神一斧劈開了一般,可以看到天空之中群星低垂。此時已經是夜晚了,只是由于之前火山云堆積的原因,無法看到如此清朗的天色。
    在漫天星辰之中,陡然有一道光柱從天而降,將何漣籠罩了進去,可以看到在這道光柱下。何漣的傷勢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恢復能力比光頭牧師全力激活血魔之軀后還要強上無數倍。
    這道光柱籠罩住何漣的時候,光頭牧師和血神選民全都被一股力量禁錮住,根本無力去阻攔這道光柱。
    其來去無蹤,等其消散之后。何漣也隨之消失在光頭牧師和血神選民眼前。
    兩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他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過來說道:“這是主神的力量!”
    能夠在兩人毫無反應的情況下將何漣瞬間攝走的,也就只有何漣了,本來這場新人選拔的勝者,可以獲得天王發出的邀請函,通過新人試煉進入通天塔之中的。
    可沒想到何漣在這垂死之際,居然受到了主神的垂青,直接降下光柱將她帶入到通天塔之內。不過何漣同樣需要經歷新人試煉,才能成為輪回者!
    這樣的事情,簡直巧合到極點。讓那血神選民簡直暴跳如雷,他絕對沒有料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可面對神威無窮的主神,他也只能咽下這顆苦果了。
    吳依看到這一幕,才知道何漣是如何進入到通天塔之中的,這是主神主動將何漣選拔進了通天塔之中。
    主神選取輪回者的方式多種多樣。可以是由其他輪回者邀請,也可能是主神隨機選取目標進行新人試煉。而最少的就是這樣被主神主動選拔,成為輪回者的。
    這代表著主神認可了對方的天賦和能力。認為其擁有著成長為絕世強者的潛力,或是其有著特殊之處,特殊到主神都無法無視的程度,而楊清慧和月兒便也是被主神主動選拔參加新人試煉的。
    何漣在被主神主動選拔走的時候,主神還將她身上的傷勢都完全恢復了,使得她能以最完美的姿態去完成新人試煉,以何漣的實力,吳依相信她絕對能夠通過新人試煉,成功的成為輪回者的。
    藍姬感應到何漣已經成為了四重天的輪回者,這便是鐵證,她被天王內部成員如此坑過,她自然不會再去加入天王組織,現在已然是天劍組織的成員之一了。
    等何漣消失在主神降臨下的光柱之中后,藍姬用觀星臺弄出的圖像也漸漸消失,她開口說道:“在你姐姐被主神攝走之后,她的信息我便無法再卜算清楚了,所以我也并不清楚她在通天塔之內遭遇了什么,又是如何成為天劍的成員的。”
    吳依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讓我知道了這些信息我已經比較滿足了,到時候我找到了姐姐,自然可以從她口中知道她所經歷的事情。”
    “我只知道,任何想要傷害或是傷害過她的人,都必須接受我的怒火,比如這血神選民和光頭牧師,我遲早會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藍姬看了一眼吳依,很難得的看到吳依表露出這樣狂怒的一面,血神選民和光頭牧師對何漣出手,已經觸怒了他的逆鱗,而那光頭牧師更是恃強凌弱,被吳依視為了眼中釘。
    藍姬也沒有勸解吳依,她拍了拍手掌說道:“那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呢,是馬上就回通天塔去尋找你姐姐的蹤跡么。”
    吳依搖了搖頭說道:“我在地球這邊還有點事情,之前我從姬無相口中得知你們觀星樓在尋找命運虛無者的下落,我懷疑那命運虛無者可能是我認識的一位好友,所以我想先找到她,免得她落入姬無相手中。”
    “你能跟我說說命運虛無者的事情么,你們觀星樓為何會想辦法尋找命運虛無者呢,若是涉及到你們觀星樓的機密,不是很方便的話,那就不用勉強了。”
    藍姬表情平淡的說道:“那到沒有什么不方便的,這并不是什么機密要事。你也知道我們觀星樓以推演星辰運轉的規律來卜算天機,只要捕捉到我們相要卜算目標的命運軌跡,我們便能獲得很多有用的信息,甚至卜算到對方未來可能的命運。”
    “而這命運虛無者就是命運是一片虛無的特殊體質之人,對我們觀星樓來說,就是天生沒有命運軌跡之人,我們用星辰卜算之法是無法卜算到其任何信息的。”
    “命運虛無者對其他卜算流派之中也是一樣的讓人束手無策,可以說至今都沒有任何一種流派能夠卜算到命運虛無者的命運,這種體質的人對命相大師來說,算是最值得研究的對象了。”
    “若是能夠研究透命運虛無者的本質,對命相大師來說可以推動其卜算之術更進一步,而且這種體質之人對修煉卜算之術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賦,命運虛無者可以直接看到命運軌跡,卜算時占有了太大的優勢。”
    “我的體質是輪回之眼,擁有輪回之眼的我可以輕松捕捉到其他人的命運軌跡,可我還要進行一定程度上的卜算才行,而命運虛無者在修煉了一段時間之后,就可以直接用肉眼看到命運軌跡的存在。”
    “在體質上比我還要高級一些,可以說是修煉命相之術最為適合的體質之一了,這樣的體質受很多卜算流派的重視,自然引起了君大師和無常大師的關注。”
    吳依開口說道:“若是命運虛無者這么特殊的話,你這樣直接把命運虛無者的信息告訴我似乎不太合適吧。”
    “觀星樓的高層難道就不想找到命運虛無者么,你不怕我從中作梗么。”
    藍姬搖了搖頭說道:“命運虛無者這種體質本來只記載在傳說之中,已經有無數年沒有真正出現在世間了,我們也并不確定出現在帝都之中的那位是不是命運虛無者。”
    “君大師和無常大師也只能找到對方之后,才能確定她的身份,所以兩人暫時沒有上報到上面去,觀星樓的高層暫時也沒有做出部署,我自然可以告知你這些信息了,畢竟我們已經算是朋友了,不用為了一個縹緲的可能而損害到我們的關系。”
    “而且若是命運虛無者真的存在的話,我覺得將命運虛無者來進行研究是相當不人道的事情,我更趨向于將其邀請入觀星樓之中,傳授她命相之術,讓她成為遠超所有人的命相大師,讓她帶著我們觀星樓走向輝煌,這樣才是最為正確的方法。”
    “不過君大師和無常大師都有著自己的私心,他們可能對命運虛無者有著自己的打算,我覺得還是等事情確認了再上報給組織內的高層比較好。”
    吳依笑著對藍姬說道:“你真是一個十分理智的人,只是我有些奇怪,既然命運虛無者是無法被卜算到的話,君大師和無常大師又是怎么知道帝都之中可能會有一位命運虛無者存在的呢。”
    藍姬解釋道:“命運虛無者是有著一些特殊的特征的,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她是沒有手紋的,在卜算流派之中的手相、面相卜算法就無法來卜算命運虛無者。”(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