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1)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1)     

無限之升級系統954 另一種未來

  在地震發生之后,被埋在廢墟之中的經歷是吳依一生最為黑暗的回憶,也讓他飽含愧疚和絕望,即使是現在,吳依也沒有勇氣再觀看一遍那場景重復。
    所以在看到了地震發生的緣由之后,吳依便脫離了這片場景,回到了七色彩虹之中,這回仍然有無數的場景從他眼前劃過。
    在這些場景之中,吳依看到了他被帶入青山孤兒院之中,與瘋子的相遇,還有在青山孤兒院之中的黑暗遭遇。
    只是讓吳依有些奇怪的是,關于在孤兒院之中的后半段經歷,和他是如何到何漣家,成為他們養子的過程卻是沒在其中看到。
    吳依只知道何誠是吳依他爸爸的好朋友,吳依的父親失蹤、母親在地震之中逝去,他便將吳依接了過來,當做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撫養。
    除了這些曾經的經歷之外,吳依還在七色彩虹之中看到了未來的種種可能,吳依試著去探尋未來到底會有哪些可能時,他便看到了與現狀完全不一樣的未來。
    這個場景是吳依若是沒有獲得升級系統,進入暗黑世界的未來場景,在這個場景之中,吳依和普通人一般的生活,繼續在外地讀大學、結交了很多新朋友,而何漣則在江城一邊讀大學,一邊幫助何誠管理企業。
    何漣在這方面也展現出了天才的一面,在她的幫助下,何誠的公司蒸蒸日上,這個公司遲早也會被何漣接手掌管。
    而吳依對這些不是很感興趣,他找到了自己的愛好,那便是玩競技游戲,甚至還夢想著做電子競技的選手,為此還組建了一個業余的戰隊。有時候也打打比賽,使得吳依與戰隊成員的關系越來越好。
    在大學期間,第一次暑假的時候,吳依邀請自己的室友和來江城玩,在吃飯的時候,吳依的一位隊友看到了何漣。當時驚為天人,想要追求何漣。
    因為吳依沒有講明他和何漣不是親生姐弟,也沒有提到兩人的關系非常復雜,使得那位隊友越陷越深,即使何漣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他仍然為了何漣而癡狂。
    這使得吳依更不好開口了,他與何漣之間不是親生姐弟,可他在何誠家生活了十多年,何誠和李雪已經將他當做了親生兒子。他那個時候也沒有勇氣打破世俗和倫理,提出與何漣一起的設想。
    而且兩人在同一個家庭之中,不用提出這個說法,也能一起生活,這使得兩人一直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可現在突然闖入了第三個人,使得情況發生了變化。
    而由于這位隊友的存在,吳依和何漣之間的關系也變得難以捉摸起來。何漣似乎氣不過吳依沒有將事情說明,她甚至還答應了吳依的隊友一起去吃飯看電影。
    吳依為此黯然神傷。此時卻有一位十分主動的女生開始對吳依示愛,這位女生是吳依的大學同學,在漸漸的接觸之中愛上了吳依,而她相當的勇敢主動,開始找各種方式接近吳依,甚至開始玩吳依他們喜歡的競技游戲。就是為了多接觸到吳依。
    吳依由于當時心情郁悶,以一種默認的方式開始經常與這位女生接觸,兩人經常一起出入,使得何漣也漸漸放開了,與吳依的隊友更加的親密起來。吳依和何漣之間便產生了一層隔閡,誤會也漸漸加深。
    當事情向狗血言情劇的方向發展的時候,卻是有人主動襲擊了吳依,襲擊吳依之人,居然就是天王組織的成員。
    對方直接將吳依打暈,然后帶走了,他們將吳依帶到了天王在海外的一處學員基地,被迫讓他參與那殘酷的學員選拔。
    這個基地正是何漣接手學員選拔的基地,由于何漣以前一直在逼迫吳依練習劍術,吳依的劍術修為雖然沒有何漣那么強,可也勉強能夠打贏一般的學員。
    在學員基地之中被培訓了一段時間之后,吳依便遇到了第一次學員對練,這次的對手是一位使用撲克進行遠程攻擊的對手,吳依的速度沒對方快,被對方放風箏,一直無法碰到對手,簡直是被一面倒的壓著打。
    在吳依的生命岌岌可危的時候,吳依終于爆發了,而他爆發的方式便是進入了一種狂暴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吳依的痛覺、恐懼等負面情緒全部被屏蔽,而是被憤怒所充斥,除此之外,他的各項屬性也獲得了極大的提升。
    在速度方面,吳依便達到甚至超過了那撲克玩家的程度,他瞬間加速,居然斬出了一道劍氣,直接就將對手給斬殺了。
    這種簡直如同動漫主角爆種一般的能力,卻是吳依看到過的,正是紫媚賜予她部下的,當時吳依與墜月狼人對戰的時候,就面對過這樣的能力。
    在這種狂暴狀態下,使用者會處于強大的戰斗本能狀態,任何招數都能以最恰當的方式使用出來,同時全屬性也會有所增強,更是屏蔽了痛覺和其他負面情緒,受再重的傷都不會影響戰斗力。
    這樣的狂暴狀態,簡直就是一種完美的爆種狀態,不過其唯一的缺點就是會使狂暴下的目標處于相當憤怒的狀態,若是意志不夠堅定的話,將會被憤怒所支配,所有理智都失去,最后淪為只知道殺戮的狂徒。
    這種狂暴狀態的力量源泉,便是身上那朵有著多層花瓣的蓮花印記了,吳依當時在暗黑世界之中,就親眼看到紫媚將這蓮花印記種在了布萊爾體內,用來控制和掌握對方。
    正是由于知道這樣的狀態的來歷,在觀看著這另外一種人生的吳依才會遍體生寒,他想起了當時紫媚第一次見到他時,就說過一些似是而非的話,好像曾經見過吳依,吳依對此卻沒有任何的印象。
    除此之外,在離開青山孤兒院之后,吳依的背部就多出了一個蓮花模樣的印記,只是它十分的模糊,只有在使用狂暴狀態時,才會顯現出來。
    這個蓮花印記正是紫媚種下的,在另外一種人生之中,吳依才能在危險時刻使用狂暴的力量,吳依馬上就聯想到他缺失了關于孤兒院階段最后的記憶,并且用星辰感應之法也無法卜算出來,恐怕就與紫媚有關了!
    若吳依身上的蓮花印記真的是紫媚種下來的話,那豈不是說吳依已經被紫媚掌控了,想到這個可能,吳依才會遍體生寒,他的生命似乎隨時都掌握在紫媚手中。
    想到這個可能,吳依顧不得觀看這種人生了,他馬上就召喚出了小精靈,他用十分急切的語氣向小精靈問道:“小精靈,你有沒有發現我背部的那個蓮花印記,它到底是什么來歷?會不會使得我被紫媚控制?”
    “你不是號稱你是萬能的呢,怎么還會在我身上留下這么一個可怕的東西。”
    小精靈打了個哈欠說道:“放心啦,在當初升級系統融入你體內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這么一個蓮花印記。”
    “當時這蓮花印記就處于了某種封印狀態,被一種極為強大的力量所封印,既無法被激活,使得你進入狂暴狀態,也無法用來控制你,只有當你有生命危機時,才會解開封印,釋放蓮花印記的力量。”
    “升級系統與你融合的過程,就是改造你的身軀,使得你完全適應升級系統力量的過程,我自然不會留下這么一個隱患啦。”
    “所以我便將那蓮花印記之中蘊含的控制之力和封印之力全部驅除了,使得這蓮花印記成為了完全被你自己所支配的力量,紫媚再也無法通過這蓮花印記來控制你了,你反而能利用蓮花印記的力量。”
    “這下你明白了吧,你身上的蓮花印記的力量你可以放心使用,我可不會留下這么一個定時炸彈在你身上的。只是在你現在所觀看到的另外一種人生之中,你并沒有獲得升級系統,也就不會有人驅除這蓮花印記的力量。”
    “現在另一個‘你’解開了蓮花印記的封印,激活了蓮花印記的力量,他便已經開始走向了不歸路,你仔細看吧。”
    聽了小精靈的話,吳依馬上轉頭看向身邊的場景,另外一個‘吳依’的人生還在繼續,他在激活了蓮花印記的力量之后,算是多了一種底牌,這蓮花印記的狂暴效果可以隨時開啟,使得他獲得遠超平常的力量。
    只是在開啟狂暴狀態時,吳依隨時都要對抗那狂暴的意識沖擊,若是抵擋不住的話,那后果將不堪設想,所以吳依在平時也不敢隨意開啟這種狀態。
    在不斷的訓練和修煉下,吳依很快就遇到了第二次學員對練,這回吳依的對手比上次的撲克玩家還要強上一些,吳依在戰斗之中處于劣勢,在最后吳依不得不開啟了狂暴狀態,靠著這一狀態的加成,順利的將對手轟殺!
    在使用了第二次狂暴狀態之后,吳依卻是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性格也受到了潛移默化的影響,他變得比以前要易怒得多,因此還和素不相識的學員發生了嘴角,還差點打起來,這是狂暴給人帶來的直接影響。(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