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06)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06)     

無限之升級系統961 沖突

  看著吳依、月兒和楊清慧當著他的面在那談笑風生,簡直沒把自己當回事,韋爵爺怒了,他一拍座下的椅子說道:“我就是要強人所難,你又當如何。”
    “再說了,你又是什么人,我與這位美廚娘在談論著事情,什么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不要以為你和藍姬妹妹一起來的,我就會寬待你。”
    吳依指了指楊清慧說道:“我就是她口中所說的同伴和朋友,自然有權利幫她說話了!韋爵爺你想強迫清慧成為你的美食搭檔,我可不會輕易答應,再說了,強扭的瓜不甜,韋爵爺你何必強迫他人呢。”
    韋爵爺怒極反笑著說道:“哈哈,我很久時間沒看到你這么膽子肥的小子了,看你的樣子,也才是二重天的輪回者,居然敢在我舉行的美食盛宴上,公然的反駁我。”
    “你可知道,我手下隨便出來一個親衛,便能輕松的秒殺你,只有實力才是說話的根本,以你的實力,若不是你是與藍姬妹妹一起來的,我早就將你轟殺了。”
    “現在趁我還沒有真正動怒之前,你趕緊退下,不然可沒有你的好果子吃,我可不是一個仁慈之人。”
    說著,韋爵爺便對著吳依一瞪眼,他的氣勢急劇攀升,一股龐大的精神威壓籠罩向吳依,他使用了與吳依的威懾技能類似的一個技能,想要靠著強大的精神威壓,將吳依壓服,讓他直接精神崩潰,在藍姬和楊清慧幾人面前出丑。
    面對韋爵爺的精神威壓。吳依卻是淡然一笑,他稍微的激活了一下威懾技能,他身上籠罩上了一層天帝虛影身上類似的金色圣光,使得韋爵爺的精神威壓對他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看到吳依坦然的承受了自己的精神威壓,沒有露出任何的異樣狀態。仍然是一副談笑風生的模樣,韋爵爺這才意識到吳依絕不是普通的二重天輪回者。
    吳依與韋爵爺針鋒相對的說道:“希望韋爵爺能夠看在我的面子上,讓我們離開,這傳說中的廚具我們也不奢求了,還是交給其他的大廚吧。”
    這回韋爵爺沒有貿然動手,反而是他身邊的那位金發少女便怒氣沖沖的說道:“哪里來的狂徒。居然敢在我夫君面前大放厥詞,我夫君那是不愿意自降身份與你一般見識,你卻得寸進尺,看來非得給你點教訓不可。”
    “金十三,你上來給這個家伙一點教訓。本小姐可不想臟了自己的手,他也輪不到我親自動手!”
    這位傲嬌的金發少女語氣頤指氣使,可她話音剛落,還是有一名守在門外的親衛緩緩的走了進來。
    這名親衛便是金發少女口中所說的金十三了,他手持一把金色大刀,氣勢沉穩,他走到吳依面前之后,低聲說道:“得罪了!”
    說著。他便是一刀斬出,在空氣之中斬出了一道金黃色的刀氣,其中蘊含有庚金之氣。極為的鋒銳,其拔刀斬的氣勢像是要連天地都劈斬開來一般,還未斬到吳依身上,他便感覺到渾身像是要被千萬把小刀切割成碎肉了一般。
    要是真的被這一刀斬中的話,那目標的死狀絕對是和被千刀萬剮了一般,渾身的血肉都會被剝離開來。只留下一具慘白的人體骨骼。
    這便是金十三所修煉的庚金刀氣,這種刀氣極為的鋒銳。還能附帶著絕對切割的特殊屬性,是一種相當強大的刀氣。
    吳依面對這一刀。也是拔劍劈斬,他的無雙劍氣與那金黃色的庚金刀氣碰撞在一起,兩者發生了劇烈的沖突,將周圍的一切事物都撕裂了,使得現場一片狼藉,周圍的觀眾和那些大廚紛紛躲得遠遠的,生怕被兩者的戰斗波及。
    金十三看到吳依輕松的擋住了自己的一刀之后,他才重視一點,他將金黃色的長刀橫在胸前說道:“我名金十三,修煉的是庚金刀訣,修煉出的庚金刀氣以鋒銳無雙而聞名,我還自創了一套滅魂刀法,現在已經推演至十三招,才被他人稱為是金十三。請多指教!”
    吳依卻是擺了擺手說道:“實際上,我并不愿與你戰斗,你我之間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只想將我的同伴帶走,我們何必硬要刀劍相向呢。”
    金十三卻是咧開嘴笑道:“我是韋爵爺的親衛,曾經受過韋爵爺的大恩,百死難報,你冒犯了韋爵爺,我也就只能出手對付你。”
    “我是一個武癡,之前見你能夠面對韋爵爺的精神威壓而面不改色,便已經手癢了,剛才與你對了一招之后,我更是發現你的劍氣蘊含著無窮威力,還未完全施展開來。”
    “請允許我見獵心喜,我們還是切磋一番,這樣我才能對韋爵爺和我自己的武道之心有個交代,若是你能打敗我,我絕對不會再阻攔你。”
    吳依嘆了口氣,將楊清慧和月兒都拉在自己身后,然后持劍指向了金十三,看到這一幕,那金發少女撇了撇嘴說道:“真是個自大的男人,金十三在夫君的所有親衛里面,也是戰斗力靠前的存在了。”
    “可這個男人居然敢將自己的女人護在身后,而不是讓她們遠離戰場,也就是說他有絕對的把握不使戰斗波及到她們。”
    “金十三戰斗起來可是不會顧及這些無辜之人的,他等下都自身難保,又是哪里來的自信能護得其他人的安全的。”
    韋爵爺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靜觀其變就好,藍姬對他都以禮相待,雙方平等交流,可他才只是一個二重天的輪回者,想來他絕對有著不凡之處,剛才能直面我的精神威壓,就能看出一點端倪,金十三還真的遇到了一個好對手。”
    其他人也紛紛對兩人的戰斗極感興趣,金十三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后,便是拔刀再次斬向了吳依,隨著他的出刀,便有一道十字型的刀氣旋轉著斬向吳依。
    他這是滅魂刀法的第二招十字滅魂,威力比剛才的那拔刀斬威力要大上不少,吳依從剛才的第一次交手,便已經估測出來了,他的等級應該是在四十級左右,戰斗能力達到了英雄級別,吳依還是有越級挑戰他的把握的。
    吳依也懶得浪費太多的時間,他要一下就展現出絕對的實力,讓韋爵爺心有忌憚,才能帶走楊清慧。
    于是他直接伸手一指,從星辰劍翼之中就飛出了無數的光點,這些光點如雨一般飛射而出。
    這些光點全都是組成星河神劍的基礎單位星河光劍,每一柄星河光劍都處于原始狀態,顯得非常的小巧玲瓏。
    可當吳依全力催動它們時,它們就具有了可怕的威力,這些星河光劍,每一柄都如同流星般劃過,是流星突刺的技能效果,這大量的流星突刺組成的,便是星河劍訣的高級劍招之一的流星劍雨。
    這流星劍雨的威力和真正的流星雨砸落下來沒什么分別,其速度更快,光劍也十分小,比真正的流星雨更難應付。
    金十三也看出了情況不對,在斬出了十字滅魂之后,他連連劈斬,有無數的十字型刀氣斬出,它們連在一起,就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網,這是滅魂刀法的第十一招滅魂絕魄網。
    由于滅魂刀法的第十二招和第十三招只有在極為特殊的情況,金十三才會使用,所以這滅魂絕魄網幾乎就是他最強的招數了,他一來就用出了這招,可見他對流星劍雨的重視。
    連續的流星突刺砸落在那滅魂絕魄網上,將其砸擊得光芒閃耀,很快就將其撕毀,還有近十道流星突刺落向了金十三。
    金十三臉色一變,不得不全力發動了滅魂刀法的第十二招,他一刀斬出之后,那刀氣上便沾染上了一層血色,那是金十三消耗了自身精血才能斬出的一招。
    在這滅魂刀法的第十二招斬出之后,總算是將剩余的流星突刺給抵消了,可金十三也不得不臉色蒼白的大口喘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吳依。
    看著吳依一臉輕松的表情,顯然吳依用出這招流星劍雨時,并不是太過吃力,只是他的常規招數之一,而面對吳依的這一招,他卻不得不消耗精血,用出禁忌招數才能抵擋,顯然自己與吳依的差距相當之大。
    與金十三不同,韋爵爺從這一招之中看到的東西更多,他死死的盯著吳依的星河光劍說道:“這些光劍雖然現在只是傳說一品的武器,可我卻從上面感應到了宛如星河般磅礴的力量,這種武器有著很大的提升潛力,沒想到你身上居然有著如此珍貴的寶物。”
    “而且你的這些光劍被你使用時如指臂使,簡直如同身軀的一部分一般,就連我使用我的武器時現在也只能做到與你差不多的程度,要么這些光劍已經與你完全合為一體,要么這些光劍就是你打造的,我看后一種可能性更大一些。”
    “加上你使用的劍訣威力極為不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難道你是天劍的成員?”(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