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962 姬無相出現

  吳依搖了搖頭說道:“我雖然知道我如果說我是天劍的成員,由于天劍的威懾力,你可能就會放任我們離開,可惜出于某種原因,我不得不遺憾的告訴你,我不是天劍的成員,你不用那么忌憚。【】,。”
    吳依之所以不愿冒任天劍的成員,是因為他要為以后著想,姐姐何漣是天劍的成員,他不愿意為了這件事情而假冒天機的成員,‘弄’僵與天劍組織的關系。
    天劍可是一個極為自傲的組織,只有被他們認可之人,才能加入天劍,任何敢冒任天劍成員之人,都會被天劍所通緝,甚至是直接派出天劍成員去追殺對方。
    這些假冒者要么被斬殺以儆效尤,要么就是實力極為出眾,被追殺者看中,通過了更難的考驗后成為天劍的成員。
    曾經有一些大組織為這些假冒者提供庇護,結果卻被天劍的成員一陣‘亂’殺,殺得血流成河,對方損失慘重,最后假冒者還是死了,這使得其他輪回者再也不敢假冒天劍的成員了。
    韋爵爺聽到吳依的話,他拍了拍手說道:“看樣子,你似乎還沒有加入其他的組織咯,若是你想要加入紫禁皇城的話,我也可以考慮放過你和你的同伴。”
    “而且我會給你一個參加四城爭霸賽天才賽的資格,并為你提供更多的優待,讓你在天才賽上取得好成績,這可是相當難得的一次機緣。”
    吳依承認自己不是天劍的成員,韋爵爺仔細觀察后發現他身上沒有其他組織的印記,這才開口如此說。
    韋爵爺想要邀請吳依加入紫禁皇城,自然是有他的打算。作為帝都分部這邊的巨頭,雖然姬無相名義上總領著這次的四城爭霸賽事務,可韋爵爺同樣有著一定的話語權,起碼他手中就有著不少的參賽名額。
    這些參賽名額與韋爵爺相掛鉤,若是他推薦的參賽者在四城爭霸賽之中取得了好的成績的話。他便能獲得上頭的獎勵,那些獎勵可是連韋爵爺這種五重天的輪回者都會動心不已的。
    而韋爵爺剛才看到了吳依與金十三的戰斗,吳依居然在一招之間就壓制了金十三,‘逼’得金十三不得不使用了滅魂刀法的第十二招,才勉強應付下來,吳依的實力讓韋爵爺驚訝不已。
    聯想到吳依十分年輕的年紀。韋爵爺馬上就反應了過來,吳依絕對是一個參加天才賽的好苗子,可以為韋爵爺爭取更好的獎勵。
    于是韋爵爺才出聲邀請吳依,為此,他不惜暫時放棄楊清慧。還承諾為吳依爭取更多的好處,這全都是豐厚的利益讓韋爵爺動心了,才能讓他做出如此的轉變。
    吳依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有了固定的隊伍了,無法加入紫禁皇城之中。”
    韋爵爺還想說話,此時卻有著一個聲音從殿外傳來:“韋爵爺,你不用嘗試了,這個男人已經答應了東方魔都的人,用東方魔都的名額參加外卡賽。他只可能是我們紫禁皇城的競爭者,我覺得還是先將他拿下為好,免得他回到東方魔都之后。還為我們增添麻煩。”
    吳依和韋爵爺臉‘色’同時一變,他們同時望向大殿的入口,就看到姬無相領著一幫人走入了這處大殿之中。
    姬無相是現在帝都分部名義上的統領者,他在這帝都分部之中自然是通行無阻的,除此之外,他身邊還跟著那紅衣‘女’子和雙胞胎兄弟。連林教官也赫然在列。
    他被中入了水晶頭骨之后,已經對姬無相言聽計從。可從外表上卻看不出任何的異樣之處,像姬無相身邊跟著的幾名手下也都是如此。這水晶頭骨的能力實在是詭異難測。
    那雙胞胎兄弟看到吳依之后,簡直是對他咬牙切齒,恨不得把吳依生吃了,這全都是因為吳依之前將他們兄弟倆打得很是狼狽,雙胞胎中的弟弟更是差點被吳依秒殺,這才對吳依十分仇恨。
    除了這些手下之外,姬無相身邊還站著兩位氣質不凡的老者,其中一人一身道袍,兩鬢斑白,卻是‘精’神抖擻得很,很有點仙家風范。
    另外一位老者則留著一點山羊胡,他身上還穿著中山裝,打扮得極為整潔、干凈,也是一個相當有范的老者。
    藍姬朝他們倆點了個招呼說道:“君大師、無常大師,你們也來了。”
    吳依這才知道這兩人就是君大師和無常大師,看藍姬與他們打招呼時的表現,那穿著道袍的老者是君大師,和穿著中山裝的則是無常大師。
    吳依也想起了藍姬曾經提到過,君大師曾經擺攤算命,為了裝得更加真實,獲得路人的信任,他常年穿著一身道袍,身上也有著一股仙家風范,這才能騙得一些普通人來讓他算命。
    在多年的習慣下,他幾乎出入穿的都是這種道袍,宛如道家人士一般,而實際上他對道術也有所研究,還曾經為一些人驅鬼請神,各種事務都有所涉獵。
    君大師和無常大師也對藍姬作了個輯說道:“樓主大人,這回驚動了你,看來你也對這命運虛無者很感興趣吧。”
    說完兩人便盯著楊清慧看,他們根本就沒把吳依和韋爵爺的爭端放在心中,只有命運虛無者在他們眼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姬無相在說出了剛才那番話之后,韋爵爺卻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姬大人,這里可是我舉行的美食盛宴的地方,也可以說是我的‘私’人聚會,你這樣直接闖進來,似乎也有點不妥吧。”
    吳依知道因為權利爭端,韋爵爺與姬無相十分的不對付,韋爵爺一開始還給姬無相下了不少套子,讓他在帝都之中很難施展開來,甚至要去委托其他人才能辦點事情。
    現在看到姬無相出現,韋爵爺居然不去管吳依的事情去了,反而是將槍口對向了姬無相,兩人的矛盾看來已經越來越大了,這正是吳依希望看到的!
    面對韋爵爺的咄咄‘逼’人,姬無相卻是笑著說道:“我是聽聞君大師和無常大師想要找的命運虛無者就在這里,所以才帶著兩位大師前來尋人的,我想韋爵爺不會阻攔我和兩位大師的,所以這才不請自來。”
    見姬無相將話題轉移到了命運虛無者身上,還將君大師和無常大師給扯上了,由于韋爵爺與兩位命相大師的‘私’‘交’都不錯,他也不好明著拒絕,于是他便開口說道:“我自然是不會阻攔幾位的,只是幾位也不提前打聲招呼,恐怕我這里就有些失禮了。”
    君大師擺了擺手說道:“不用說這些有的沒的,我和無常大師都不想介入到你們紫禁皇城的家事之中,我們現在最想‘弄’清楚的就是這位‘女’娃子到底是不是命運虛無者。”
    君大師直勾勾的看向楊清慧,韋爵爺自然是明白了他所說的‘女’娃子就是楊清慧了,他沒想到命運虛無者可能就是她,若是這是真的,那事情還真的有點難辦了。
    韋爵爺也聽說過命運虛無者,知道命運虛無者對命相大師來說意義重大,或許還會驚動觀星樓和紫禁皇城的高層,那種情況出現的話,韋爵爺也無法霸占住楊清慧的。
    藍姬此時站了出來說道:“君大師、無常大師,其實你們不用費心思了,我剛才已經仔細觀察過了,這位‘女’子并不是傳說中的命運虛無者。”
    君大師和無常大師均是一愣,他們看著楊清慧說道:“可她不是手上沒有任何的掌紋么,這是命運虛無者的一大特征之一啊,樓主你只是在一旁觀察了一下,怎么就能斷定她就不是命運虛無者了呢。”
    藍姬搖了搖頭說道:“難道你們還信不過我么,沒有手紋只是命運虛無者的特征之一,可并不是說其就一定是命運虛無者,總有那么一些人,會因為生理原因而出現這種極為特殊的情況,你們不用大驚小怪。”
    “至于我會下這個判定,那是因為這位‘女’子身上居然會有著吃貨這一命格的力量,你們應該知道吧,命運虛無者是不在命運之河中留下任何命運軌跡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是無法擁有命格的力量的。”
    說著,藍姬就對著楊清慧打出了一束白光,吳依知道藍姬是沒有惡意的,于是便也沒有阻止,楊清慧也沒有做出什么反應,這道白光便落在了楊清慧身上之后,便消失無蹤。
    可隨后從楊清慧身后,卻是顯現出了一個張開的巨口的虛影,楊清慧懷中的‘肥’貓似乎有所反應,它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道虛影,然后打了個哈欠,繼續慵懶的躺在楊清慧的懷中。
    看到這個虛影之后,無常大師仔細辨認之后,便點了點頭說道:“這確實是吃貨命格的跡象。”
    君大師有些失望的喃喃自語的說道:“沒想到我‘激’動了這么長時間,結果也只是一場空而已,樓主你說得對,看來命相之術還是靠自己鉆研才能有大的作為。”q
    m..m.00s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