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986 搶奪魔劍

  聽到吳依如此說,那血煞鬼王哈哈大笑道:“沒想到我還能遇到比我還狂的敵人,小子,就算是你實力強大,你不會以為你能應付得了這邙山之中無數鬼物的圍攻吧。【】”
    “而且我有斬首魔劍在手,就沒有對付不了的敵人,小子,等你的頭顱被我斬下,你就知道后悔了。”
    吳依不屑的說道:“你也就只是靠著斬首魔劍而已,若是沒有了這柄魔劍,你什么都不是,在鬼王之中也就只是個墊底的貨色而已。”
    “我還是那句話,你現在根本就無法發揮斬首魔劍的真正威力,這柄見落在你手中,真的是明珠暗投了。”
    “你也不用想著呼喚其他鬼物來幫忙,我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決斗吧!”吳依說著便對血煞鬼王一指,接著便有一片星辰虛影降臨,將吳依和血煞鬼王都籠罩在其中,最后兩者同時消失在原地,現在即使是幻陣被驅除,其他人也無法發現異樣了。
    吳依和血煞鬼王消失在原地之后,兩人便出現在了一座極為廣闊的角斗場之中,這座角斗場是建立在無盡星辰的核心處,角斗場的墻壁也都是透明的,在星辰之上的人都可以看到角斗場之中的戰斗。
    可以說整個星辰之海中的人都是觀眾,在角斗場外面的星辰之上,也出現了觀眾們的虛影,他們為角斗場中的戰斗而吶喊助威,為其提供力量。
    這是吳依的決斗技能被改造之后的效果,決斗的場所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角斗場了,而是換為了在圣殿空間之中的星辰穹頂內部進行,在這里,吳依可以獲得極大的屬性加成。而敵人則會被無數陣法星辰所壓制。
    當血煞鬼王出現在這角斗場之中后,他驚異的四處看,他對吳依毫不客氣的說道:“小子,你把我帶到了什么地方,這里怎么這么詭異。”
    吳依斬在血煞鬼王對面,他們兩人都處于角斗場的最中央。他隨手一指觀眾臺說道:“這里是星辰角斗場,能死在這里也算是你的榮幸了。”
    血煞鬼王冷笑一聲說道:“廢話少說,不要以為你搞出這么一個詭異的場所,就能對付我了,一切都要先問過我手中的魔劍才行,把你的大好頭顱拿來吧!”
    血煞鬼王說完,便揮舞著血煞魔劍朝吳依斬來,他所斬的位置,正是吳依的脖頸要害。他的劈斬極為精準,他專門修煉這招斬首劍,還真的修煉到了相當厲害的程度。
    脖頸本來就是人體要害,被斬中會造成致命傷害,更別說斬首魔劍有著斬首即死這一詭異的特性了,吳依可不敢被其斬中。
    可當吳依想要躲閃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了身軀一僵,那斬首魔劍劍柄處的魔鬼頭顱釋放出了詭異的紅光。吳依是看到這道紅光才陷入到失魂狀態之中的。
    吳依對負面狀態的抗性極高,還有著免疫精神控制一類法術的能力。可這魔鬼頭像釋放出的紅光卻讓吳依輕易的陷入到了失魂狀態,其效果實在是驚人。
    吳依這才知道為什么血煞鬼王在面對敵人時屢屢能夠成功斬首,原來斬首魔劍還有著這樣詭異的能力,在敵人被失魂控制的一瞬間,血煞鬼王只要斬中敵人的脖頸就可以了,能輕松秒殺敵人。這也是血煞鬼王能無往而不利的原因之一。
    連其他鬼王要是不小心的話,也有可能死在這一招之下,之前無形魔魂是由于其無形特質,才沒有種這一招。
    眼見吳依就要被斬首魔劍斬中,吳依心中一個激靈。他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這是霸者橫欄命格帶來的影響,使得他以更快的速度擺脫了斬首魔劍的失魂效果。
    吳依一恢復,他反應奇快的使用了穿梭虛空的能力,一下出現在了血煞鬼王的背后,然后他雙劍連斬,冰火龍角同時斬向了血煞鬼王。
    血煞鬼王一擊不中,他便已經發現了些許不對,在聽到了身后的響動之后,他極力揮劍回防,居然真的讓他收回了斬首魔劍,反身與吳依的冰火龍角劈斬在一起。
    吳依的冰火龍角與斬首魔劍碰撞在一起,兩者發出了鏗鏘有力的交鳴之聲,冰火龍角居然在與斬首魔劍的對抗之中不落下風,并沒有被出現破損。
    冰火龍角作為神級武器星辰劍翼的一部分,其品質極高,而斬首魔劍雖然奇異,威力極大,可它的品級不可能比星辰劍翼還高,冰火龍角自然不會比之遜色。
    吳依早已猜到會是這種結果,在碰撞之中,吳依靠著自身力量上的優勢,還將血煞鬼王劈退了一步,血煞鬼王則更為驚異于吳依手中的武器居然能與斬首魔劍對抗而不落于下風。
    要知道,血煞鬼王以前在使用斬首魔劍與敵人對抗的時候,也有過敵人拿著武器或是盾牌來抵擋斬首魔劍的劈斬,可這些人的下場無一例外全都是被斬首魔劍連人帶裝備一起斬成了兩半。
    這還是血煞鬼王首次看到能完全與斬首魔劍對抗而沒有一點損傷的武器,他盯著吳依手中的冰火龍角說道:“沒想到你手中居然有著這樣的寶物,這下我殺死你之后,你的武器也是我的了,所以你還是乖乖受死吧!”
    吳依冷笑一聲,他指向血煞鬼王說道:“誰殺誰還不一定呢,現在你就給我被鎮壓吧。”
    “星辰角斗場,削弱他的全屬性!”
    吳依說完,整座星辰角斗場之中星光大盛,連帶著整片星辰穹頂之中的各個陣法星辰也在變化著位置。
    這些陣法星辰和星辰角斗場一起作用,便有無數光線照射在血煞鬼王身上,血煞鬼王用盡了一切手段,都無法隔絕這些星辰光線。
    一開始還沒什么,可當這些星辰光線布滿了血煞鬼王的全身上下之后,血煞鬼王便發現自己的全屬性開始被削弱。
    血煞鬼王之前一來到角斗場之中,便感覺到自身的全屬性有著一定程度上的削弱,那是角斗場形成的環境壓制,所以一開始血煞鬼王才會被吳依的力量所壓制。
    而現在,當吳依主動激活星辰角斗場壓制敵人的功能時,血煞鬼王才知道其恐怖之處,之前血煞鬼王只是被削弱了20%左右的全屬性,可現在,血煞鬼王足足降低了50%的全屬性,這還是斬首魔劍使他對負面狀態極高的原因。
    若是其他沒有寶物傍身的敵人進入這角斗場之中,恐怕瞬間就會被剝奪全身力量,變得和普通人差不多。
    吳依這回揮劍上來,輕松一劍便把血煞鬼王擊退了數步,他連續上前,幾下便把血煞鬼王轟得狼狽不堪。
    血煞鬼王在不得已之下,再次使用了血祭**,讓斬首魔劍吞噬了自己部分的元氣,煥發了斬首魔劍的力量,這才扛住了吳依的沖擊。
    吳依馬上就改變了對策,他指著血煞鬼王說道:“星辰角斗場,剝奪他的五感!”
    隨著吳依的話音一落,便有更多的星辰光線射入血煞鬼王體內,使得它頓時感覺到自身的五感漸漸喪失,眼前發黑,連聽覺也變得遲鈍了很多。
    鬼物可沒有神經、血脈一說,它們的五感也就與身軀無關,這星辰角斗場連鬼物的五感都能剝奪,這已經是足以影響到規則的力量。
    血煞鬼王的五感被剝奪之后,他空有一身的力量,卻怎么也使不出來,被吳依幾劍就斬傷,最后吳依用星裂重劈一下將它劈飛出去。
    血煞鬼王手中的斬首魔劍也隨之脫手掉落,在斬首魔劍脫手之后,血煞鬼王似乎感覺到了一絲異樣,它爬起身來驚恐的說道:“我的斬首魔劍!”
    吳依一下就站到了斬首魔劍之前,他感覺到了這柄魔劍的蠢蠢欲動,由于血煞鬼王用血祭**血祭過了它,使得斬首魔劍之間與血煞鬼王之間還是有些許聯系的,這使得斬首魔劍居然想迫切的回到血煞鬼王身邊。
    即使吳依拿著斬首魔劍,這魔劍也在不停的顫動,吳依馬上就動用天罰神雷的力量,將血煞鬼王留在魔劍上面的力量清除。
    沒了血祭**的力量,斬首魔劍馬上就恢復了原樣,它在吳依手中不再顫動,反而給了吳依一種愿意自動認主的意思。
    這斬首魔劍并沒有想象之中‘忠誠’,它反而更對主人的實力感興趣,越是強大的主人,便越容易讓它屈服,這也是魔劍的一個特性。
    血煞鬼王一失去與斬首魔劍的聯系,他便瘋了一般朝周圍撲去,一邊沖他一邊大喊道:“把握的斬首魔劍還來!”
    吳依看著血煞鬼王漫無目的的到處亂撲,他搖了搖頭說道:“都說了沒有了斬首魔劍,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我還是送你一程吧。”
    吳依說完,便揮動著剛剛到手的斬首魔劍一劍斬在了血煞鬼王的脖頸處,直接將其斬于劍下,血煞鬼王終于恢復了五感,他不敢置信的看著吳依,最終緩緩的化為飛灰消失。(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