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7)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7)     

無限之升級系統1024 塵封的記憶

  當吳依又越過一個新的區域之后,忘川河水的引力再次大增,吳依激活戰神姿態等狀態,使得自身進入了最為巔峰的狀態,以此來對抗忘川的引力。【】
    可是即使如此,他仍然只能在離忘川只有三米的高度飛行,真是隨時都可能落入忘川之中。
    吳依也曾經試過用虛空神劍的操控虛空能力穿梭虛空進行瞬移,盡快的去到對岸去,可忘川河水產生了一片特殊的場域,使得其上方不僅重力異常,還封鎖了虛空,即使是在一進入忘川時都無法使用瞬移技能。
    現在吳依已經進入了忘川深處,其場域力量更為強大,根本就不用奢望使用虛空能力,后方的那些鬼皇同樣無法對抗這種場域,也只能老老實實的飛著追吳依。
    在吳依的落井下石下,追擊他的鬼王已經全數陣亡,被他弄入了忘川河水之中,鬼皇們也好不了多少,那最開始出現的獸魂鬼皇就曾經沾上了忘川河水,它在拼命掙扎之下,才沒有落入忘川之中,可也因此元氣大傷。
    一直被追得很狼狽的吳依終于心頭火起,他反身操控符文金字塔對著這些鬼皇就是一陣鎮壓,將那只獸魂鬼皇給壓入了河水之中。
    吞噬鬼皇卻也抓住機會掀起了滔天大浪,使其拍打向吳依,吳依連忙躲避,卻也沾染上了少許的忘川水。
    現在這忘川水的等級達到了傳說一品,十份這種忘川水就可以配制成孟婆湯,可毒性卻比一些史詩級別的毒物還強,這全都是由于忘川水的特性造成的。
    孟婆湯:傳說級別道具。喝下孟婆湯之后,能夠使人遺忘前塵往事。作用效果:喝下孟婆湯之后可以選擇遺忘五個技能,將這些技能的熟練度轉換成三倍熟練度給其他技能。并能獲得一個技能升階點。備注:孟婆湯是傳說中一種喝了可以忘記所有煩惱、所有愛恨情仇的茶湯,在奈何橋前由孟婆所制,一碗下去,便能遺忘前世種種,與前世做個了斷,徹底斷絕紅塵往事的糾葛。才能重新投胎前往下一世。
    吳依靠著百毒不侵的體質,才能稍微的抵抗一下其效果,可吳依也全身發軟,在他差點掉入忘川之中的時候,星辰化身飛來將吳依接住,帶著吳依繼續往前飛。
    吞噬鬼皇獨自一人沖了上來,其他的兩位鬼皇倒是意識到了忘川河水的可怕威力,為了自己的生命著想,反身回去了。
    見到后面窮追不舍的吞噬鬼皇。星辰化身和吳依交替使用符文金字塔鎮壓它,可這鬼皇卻是吸起來了大量的忘川水沖刷符文金字塔,居然使得符文金字塔上的眾多符文都變得黯淡了少許。
    這吞噬鬼皇十分的奸詐,屢屢的借用忘川河水的力量來攻擊吳依,吳依干脆讓混沌魔靈擋在了自己身前,那些忘川河水潑在混沌魔靈身上,被混沌魔靈給吸收掉,卻是無法影響到這些混沌魔靈。
    這個現象讓吳依馬上就有了對策。他連忙讓兩只混沌魔靈去圍攻吞噬魔魂,另外一只混沌魔靈則護著他。
    在混沌魔靈的騷擾下。吞噬鬼皇無法再去對付吳依,只能一邊飛行,一邊想辦法將混沌魔靈擊飛出去。
    混沌魔靈不時的被打落在忘川之中,可它們馬上就如沒事人一般沖了出來,反倒是吞噬鬼皇的一些攻擊可以傷到它們。
    吳依一路飛行,很快就見到前方隱隱約約出現了一點黑色的邊岸。在那邊岸上,還盛開著漫山遍野的彼岸花。
    吳依精神一震,這說明他快要到達忘川的另一岸了,吳依不知道真正的忘川是怎么樣的,可這天梯挑戰之中模擬的忘川實在是給了吳依太大的壓力。差點讓吳依隕落。
    追在吳依身后的吞噬鬼皇也看到了對岸的情況,他怒吼一聲,將沖上來的兩只混沌魔靈給震開,直撲吳依而來。
    在這關鍵時刻,吳依伸手對它一指,死神虛影便隨之出現,它揮舞著死神鐮刀斬在吞噬鬼皇身上,讓它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在它身后,混沌魔靈也撲了上來,它們將吞噬鬼皇拉扯著進入到了忘川之中。
    看到吞噬鬼皇掙扎著被忘川河水淹沒,吳依這才松了一口氣,他反身就朝忘川河岸飛去,就在吳依距離河岸只有一百多米的時候,他陡然感覺到了水下傳來特殊的動靜,他低頭看去,就看到吞噬鬼皇猙獰的面目。
    吞噬鬼皇在沉入忘川之中后,還有著些許掙扎的力量,它沒有反身而逃,倒是又游了過來,然后從吳依身下撲出,一下就抓住了吳依的腳踝。
    吞噬鬼皇由于忘川河水的影響,暫時無法使用其他能力,它就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禍害吳依了,它居然是要拼死也要把吳依拉下水。
    在吞噬鬼皇的臨死反噬之下,吳依掙扎了一番,還是被它一下就拉入了忘川河水之中!
    一接觸到忘川河水,吳依就感覺到渾身一陣發軟,這是忘川河水的特殊毒性,于此同時,吳依眼中也出現了一些幻象,看事物都變得不清晰起來。
    吳依看到了吞噬鬼皇那模糊的身影,它在忘川河水的腐蝕下,也漸漸的消融,吳依不禁苦笑,這吞噬鬼皇這樣都要同歸于盡,真不知道哪里來的這么大的仇。
    見吞噬鬼皇已經沒有了威脅,吳依馬上就將三只混沌魔靈都召喚了回來,讓他們將自己團團包裹住,形成了一個保護罩,想要隔絕忘川河水的腐蝕。
    可是在這之前,吳依已經接觸了大量的忘川水,即使現在有了混沌魔靈形成的護罩,吳依還是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發黑,忘川河水的負面效果開始展現了。
    在吳依的面前,開始出現大量的場景,有小時候依稀記得的父親的模樣,有父親失蹤之后,母親帶著吳依兩人相依為命的生活,有在母親去世之后,在孤兒院之中與瘋子一起戰斗的場景。
    而其中最多的卻是與何漣那十幾年的共同生活,看著這一幕幕的場景掠過,吳依知道這是他人生之中經歷的各種事情。
    可在忘川水的影響下,這些場景在漸漸變得模糊,讓吳依有種怎么也想不起來的感覺,吳依心中充滿了不安,他知道,若是現在他忘記了這些場景的話,他以后將再也記不起這些寶貴的記憶。
    這就是忘川河水最可怕的一點,讓人遺忘今生的事情,不管是海枯石爛的誓言還是刻骨銘心的相守,都會在忘川河水的沖刷下消失在心底。
    而由忘川河水制作而成的冥河之水,則是將忘川河水中的一些毒性給去掉,然后提純而成,這樣才能具有冥河之水和孟婆湯那樣的特殊屬性。
    吳依咬著牙,盡力催動混沌補天法,將忘川河水的那些毒性排出去,更是不讓自己忘掉任何寶貴記憶。
    就在這個過程之中,吳依的無數記憶走馬觀花一般掠過,吳依的腦海之中陡然一陣,像是有什么東西陡然裂開了一般,吳依看到了一副他從來沒見過的畫面。
    那是一片血色的畫面,從吳依的角度看過去,世界處于一片血色之中,連天空之中的月亮都是血紅色的。
    這顯然不是正常的場景,而讓吳依都為之停頓的是,他看到這幅場景正是吳依以前自己觀看到的角度,只是這點記憶不知為何被封印了起來。
    這個場景之中,吳依看到了一片近乎廢墟的孤兒院,這個孤兒院只留下了一座塔樓還算是完整,看到那座塔樓,吳依便反應過來,這是他曾經待過的青山孤兒院,在這里,吳依與瘋子并肩戰斗。
    只是現在這座黑暗孤兒院已經化為了一片瓦礫,在血色背景之中,有著一具殘缺的尸體,其下半身已經完全被石頭壓成了肉醬,而上半身還在發出瘋狂的吼叫聲。
    在慘叫聲中,吳依注意到了這個不成人樣的家伙,吳依仔細一看,發現這凄慘無比的家伙居然就是在孤兒院之中的惡霸凌天,他和他的手下在孤兒院之中為惡很久,吳依和瘋子那時也主要是和他對抗。
    只是在吳依以前的記憶之中,他只記得他在瘋子被收養后不久,就被何誠一家收養了,然后離開了那座孤兒院,之后他沒有再離開孤兒院,也就沒有任何關于凌天和孤兒院的記憶了。
    可看這個場景,明顯是吳依曾經經歷過的,現在吳依只能看著,以第一視角看一場已經發生過的場景回放,看看這個場景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吳依的關注下,他看到凌天的樣子在不斷的拉近,吳依知道這是‘自己’在往前走,然后他走到了凌天面前,伸手將壓在凌天身上的巨石隨手扔開,將半死不活的凌天拉了起來。
    在將凌天拉起來之后,吳依對準了對方的面孔,兩者的面容貼得很近,吳依也就透過對方的瞳孔看到了‘自己’的模樣。
    那是一位渾身冒著血焰,然后雙眼之中有著血淚斑痕的小孩子,只有六七歲的樣子,在他身后,還有著一個蓮花印記在身后起起伏伏。(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