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升級系統》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最后一戰(05-12)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魔王盡出(05-12)     

無限之升級系統1025 吳迪

  吳依通過凌天的瞳孔反射看到這一幕,他心中震驚不已,這個小孩就是這段被封印的記憶中的自己,也就是他還沒有被何誠他們收養時的記憶!
    當時吳依只有七歲出頭,卻能輕松的舉起壓住凌天的巨石,這比吳依記憶之中的自己要強大得多!
    吳依心中一動,他想到了這個場景之中自己背部的蓮花印記,很可能這超常的力量就是蓮花印記帶來,而且那熊熊燃燒的血焰也是吳依之前沒有使用過的技能,也可能是蓮花印記的效果。
    在另外一種人生之中的時候,吳依對蓮花印記也有過研究,根據個人的特質不同,蓮花印記附帶的效果和特殊能力也就不同。
    這種血焰很可能就是蓮花印記給吳依帶來的一種特殊能力,不過必須是在狂暴狀態才能使用,也就是說,在這個場景之中,吳依不僅已經被植入了蓮花印記,還很可能處于狂暴狀態。
    在以前吳依的眼中確實有著血淚斑痕,可卻絕不會影響看到的場景,現在吳依看到的世界都是一片血色,這很可能就是狂暴之后帶來的影響。
    而眼前這近乎被完全摧毀的孤兒院,就是吳依狂暴之后造成的后果了,在狂暴之后,理智會被無盡的憤怒所覆蓋,做出什么樣的事情都不足怪,若是破壞力足夠的話,完全由可能毀掉這座孤兒院。
    吳依心中已經隱隱的有些猜測了,然后吳依便看到凌天滿臉恐懼和絕望的看著自己,隨之就壓制不住傷勢,頭一扭就死了過去。
    在凌天死后,吳依將他的尸體放下,這時卻聽到了一聲充滿了恐懼的慘叫。吳依轉頭看去,就看到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臉恐懼的看著自己。
    這個中年人便是這青山孤兒院的院長了,他此時看到吳依盯著自己,他一邊后退一邊大喊道:“你這個殺人惡魔!你不要過來!”
    他的話反而招惹來了吳依的注意,向他一步一步走去,給對方帶去了極大的心理壓力。院長似乎是見到了最為可怕的事物一般,他居然慘嚎一聲,就直接嚇尿了,然后徹底癲狂了一般又哭又笑的跑向遠方。
    看到那院長徹底瘋掉了的樣子,吳依并沒有去追他,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塔樓的方向,這座塔樓是被摧毀的孤兒院之中唯一保存下來的建筑了,它是顯得這么的特別,不由得吳依不關注。
    當吳依‘自己’的視角轉移到塔樓之上后。吳依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紫色身影,她身邊還站著一位渾身金色猶如黃金打造一般的強壯男子,看到這個紫色的身影,吳依反應過來,果然就是紫媚!
    吳依之前在孤兒院之中是沒有蓮花印記的,在到了何漣家后,反而有了被封印的蓮花印記,吳依一直在疑惑他身上的蓮花印記是什么時候被植入的。又是什么時候被封印的。
    可現在,吳依知道了很可能真相就在這里。他根本不是沒有這段記憶,而是這段記憶被封印了。
    果然,當吳依的視野移到紫媚的身上后,這個神秘的女人就說道:“怎么樣,我賜予你的力量足夠了吧,讓你擊殺了奪走你隨身玉佩的凌天。”
    在紫媚的話語之中。似乎包含了一種異常的魔力,使得處于狂暴狀態的吳依也漸漸清醒了過來,他從狂暴狀態之中漸漸的退了出來,吳依的視野也隨之變得清明起來,那血色背景果然是因為狂暴引起的。
    恢復清醒之后。吳依便聽明白了紫媚的話語,只聽這個場景之中的吳依用非常沙啞的聲音說道:“你到底是誰,你給我的這個鬼東西又有著什么樣的作用?”
    紫媚暢懷大笑道:“我是紫媚,我的身份你不需要知道,只需要明白,是我給予了你想要的力量,而力量的源泉便是這個蓮花印記。”
    “只要你的憤怒和不甘等負面情緒越多越旺盛,這蓮花印記給你提供的力量就越強大,你現在第一次狂暴,便感覺到了你的血焰能力了吧,可以幫助你輕松的摧毀這座黑暗的孤兒院,還擊殺了凌天這個惡霸,你應該感謝我才是。”
    吳依卻是看了看那滿是廢墟的場景之后,一臉痛苦和憤怒的吼道:“可這個能力會使我失去理智,我將這孤兒院摧毀之后,那里面的那些孤兒都被我埋葬了。”
    “我是想救他們的,可我卻害死了他們,我犯下了極大的罪孽,這種能力我不要也罷!”
    紫媚搖了搖頭說道:“這一能力可不是你想不要就能不要的,既然已經植入了你體內,那它就與你永遠相隨了,直到我需要取回它的那一刻為止!”
    “而且想要獲得力量,就需要付出一些東西,這些無關之人的生命,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負擔。”
    就在紫媚說出這番話語之時,卻聽到一聲冷笑聲從她身后響起:“你這蓮花印記的力量雖強,可還只是剛剛植入吳依體內,我就有辦法封印它的力量。”
    紫媚臉色一變,她馬上轉身看向她身后,只見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身影從她身后的陰影之中走了出來,她之前居然沒有發現對方的到來。
    這是吳依首次看到紫媚臉上出現不安的神色,之前吳依見到紫媚時,紫媚都是一臉所有事情全在掌握之中的神情。
    就如同這一次,就是凌天趁著瘋子不在,來對付吳依,在觸犯了吳依的逆鱗之后,紫媚便趁機出現,誘惑吳依甘愿接受她給予的蓮花印記,結果還是被她得逞了。
    這回卻是有不在她掌握之內的事情發生,比如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斗篷男子。
    紫媚一臉警惕的看著對方說道:“你是誰?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想干預我的事情,你可知道我的身份?”
    對方卻是毫不在乎的說道:“我知道你,你是號稱魔女的紫媚,我曾經聽說過你的傳說,即使是在頂級輪回者之中,你都是被人忌憚的存在。”
    “據說你還是一位封神者,已經快要成功封神了,你也可以說是在神級輪回者之下最強的輪回者了。”
    紫媚說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也就知道若是惹我發怒的話,會是什么后果,那可不是你承受得起的。”
    那斗篷男子輕笑一聲說道:“若是你去對付其他人的話,我不會說什么廢話,可你現在居然敢對吳依出手,應該是我要找你算賬才是,你可惹怒我了。”
    紫媚冷笑說道:“呵呵,我已經很長時間沒看到有人敢在我面前說這種話了,看你鬼鬼祟祟的樣子,到底是什么宵小之輩!”
    對方回答道:“既然你這么感興趣的話,我就讓你看看我的真面目吧!”
    說著,這個斗篷男子就揭開了自己的斗篷,當月光灑下之后,吳依便看到了那是一個面容堅毅的男子,他的年紀只有三十出頭的樣子,可眼中卻是飽經風霜一般深邃無比,這是一個很迷人的男子,對一些少女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當看到這個男子的面容時,吳依的腦子有點轉不過來了,因為這個面容他在自己之前的記憶之中看到過,那是吳依他父親吳迪的面容!
    吳依的父親是在他三四歲的時候失蹤的,他只在那幼小的記憶之中依稀記得父親的模樣,最深刻的印象便是父親那堅毅的面容和眼神,此刻看到這個男子之后,吳依有了一股熟悉感,更是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了一股血脈相連的氣息,那是怎么也偽裝不了的。
    “爸爸!”在場景之中和場景之外的吳依同時喊出口來,那位男子也轉頭看向吳依說道:“吳依,讓你久等了,都怪爸爸來遲了一步,讓你被紫媚植入了蓮花印記。”
    吳依的父親吳迪在失蹤之后,他媽媽也曾經帶著吳依去尋找過他的蹤跡,可是卻一點消息都沒打聽到,其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直到吳依六歲時,那場地震發生,吳依成為了孤兒之后,獨自一人就更加沒有去尋找他蹤跡的能力了。
    在以前,吳依也疑惑過他父親為什么會突然失蹤,據母親陳素仙所說,他是絕對不會拋棄母子兩人突然離開的,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事情,這才渺無音訊多年。
    這個男人走到吳依身前,蹲下來摸著吳依的腦袋說道:“兒子,你還記得我,我就很滿足了。”
    當時年幼的吳依在失去了母親之后,陡然遇到父親的回歸,他總算是表現出了脆弱的一面,他嚎啕大哭道:“爸爸!媽媽她……”
    吳迪一下就將吳依抱在懷中,他用一種平靜的語氣說道:“我知道,是我回來得太晚了,沒能保護你們母子,可現在我既然已經出現,就不會再讓其他人傷害你的。”
    說著,吳迪便站了起來,他轉頭看向紫媚,紫媚似乎也驚訝于吳依的稱呼,她仔細的看著吳迪說道:“你居然是吳依的父親,看樣子,你也是一個輪回者吧!”(未完待續。。)
    ...